当前位置: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 - 行业动态 - 行业动态 - 浏览文章

于冬痛批刷票房、偷票房、网络盗播三大乱象,称2016年总票房早就该过500亿

时间:2017年01月09日 来源:iDoNews 点击:
【字体:
收藏此文

作者/高庆秀 

“中国电影早就过500亿了!至少有20%的票房没有统计上来,影院偷票房才是中国电影的黑洞。”

“很多影院会在第一时间把这些票补刷到自己的口袋里。最常见的解释现象就是,上线几分钟,一下卖了十万张。”

“年票房在3万块以下的影院都靠偷票房生存。”

“跟一些中小城市的影院谈并购时,专资办显示的数据2000万,按照这个价格估值,对方马上就说我这儿还有1000万没报。”

“中国电影银幕已经超过4万块,成为全球第一,但据统计,在这4万块银幕周围,盗版正在放映的院线电影的会所、终端、私人影院等场所多达80万家”……

刚刚过去的2016年对于中国电影市场来说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年。这一年票房增速首次跌破30%,刚刚达到3.73%。这一年行业内外批评的声音多过鼓励和肯定。 2016年的票房失利让身处行业核心的业内人士都在反思。

于冬痛批刷票房、偷票房、网络盗播三大乱象

本周四,在娱乐资本论主办的“破局·生长·瞭望”2017中国娱乐产业年会上,博纳影业总裁于冬痛批刷票房、偷票房、电影盗版等2016年电影市场存在的诸多乱象。

于冬痛批刷票房、偷票房、网络盗播三大乱象

于冬

于冬的发言句句戳中行业乱象内幕,在他看来,社会舆论普遍批评中国电影,将所有压力转向了内容创作,认为是内容出了问题,而实际上,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行业监管、市场规范的问题。

乱象1:片方、票务两头吃

影院私吞票补,票房数据造假

2015年,由于互联网公司强大的资本力量在电影票务环节的介入,加上线上的营销推广力度,给传统的电影的营销带来了不小的冲击。相比之下,2016年,中国电影市场最大的变化除了增速放缓之外,应该是第三方平台票补的减少。

不少行业人士认为,票补减少带来的直接结果是,但当票补停了之后,所有院线营销的武功突然废了,过去没有票补的时候怎么做的推广?原来做市场营销的方法大家突然都不会做了。

于冬痛批刷票房、偷票房、网络盗播三大乱象

于东

在于冬看来,现在“票补”已经变成了一些影院更深层次的刷票房手段,影院可以利用这些“票补”,贴补到一些虚假数据上去。这样就带来了一些片面的要求,比如说,片方会在发行的第一天要求排片率。实际上,这些票补实际上补到了非黄金场次,或者是幽灵场,变成在一个虚拟经济中循环。

“现在大家都会操控票房。很多影院也会在第一时间把这些票补刷到自己的口袋里。最常见的解释现象就是,上线几分钟,一下卖了十万张。这些票大部分都是影院自己给自己是刷走的。影院刷走之后,一方面从片方那还是按35块钱的票价结算;另一方面它又从片方发行的转嫁到发行这块的成本里面,又吃掉了这部分票房,赚了两部分钱。”

从票补的恶性竞争中谋取利益在同档期多部影片上映的时候,尤其是大档期表现的尤为明显。在于冬看来,2016年整个行业,包括影院、院线、发行都被裹挟在这场恶性竞争中,大家不知道怎么摆脱,只会变本加厉。

乱象2:2016年偷票房现象比历年都严重

年票房3万以下的影院靠偷票房生存

2016年4月,在娱乐资本论的一场电影金融边界的论坛上,电影专项资金办副主任李东曾经开玩笑说,他能一下子列举出十几种偷票房的手段。

在2017文娱产业年会上,于冬再次提到偷票房现象。“在2016年市场不规范依然严峻,偷票房现象依然严峻!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,比历年都严重。在2015年高达48%的增长速度下,各家影院在年初定任务的时候都觉得今年的增速会在35%以上,所以到年底的时候票房完不成任务,就想办法在利润上达标,越到年底偷票房现象普遍比较严重。”

在于冬看来,中国电影票房早就过了500亿,目前的票房统计与实际的总票房之间至少有20%的差距。“所以大家不要老批评中国电影什么拐点论,我个人不认为是总票房下滑,而是有部分票房没有统计上来,尤其是新开影院,更是偷票房的重灾区,今年全国新增了9000多张银幕,大部分是新开的影院,新开的影院有房租的压力,而且在三四线城市对偷票房的监管很难。”

博纳曾经粗略做过一个统计,全国至少100家年票房不到3万的影院,而它们主要靠偷票房生存。

此外,去年在博纳收购院线时,也遇到了一些有意思的现象。“被收购影院的财务数据显示年票房收入2000万,我们就按照2000万算你的投资回报、市盈率,然后定价多少去收购,对方马上就说这是报出来的数据,还有一个数据是没报出来的,但是都有帐,偷票房一定是两套账,这个只要监管举报经侦去取证,一抓一个准,怎么会查不到呢。”

于冬认为,社会普遍的社会舆论都指向对中国电影的批评,使得所有压力都转向了内容创作,认为内容创作出了问题,不排除创作生产上的青黄不接,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行业内部的监管不到位,市场难规范。

乱象3:盗版网点是正规影院数量的200倍

私人影院还能卖票

电影盗版可以称之为电影行业的“牛皮癣”,盗版网站、网盘接连被封后,新的平台又接连设起,并不断地通过微博、微信、论坛等渠道迅速发布消息。此外,除了部分盗版方是通过用户免费下载增加流量从而吸引广告外,还有盗版方则通过不等的价格售卖盗版资源。

除了偷票房等乱象之外,于冬还提到盗版难监管问题,对此他深有感触,“一部《湄公河行动》,盗版流失的票房就超过几个亿。”

于冬痛批刷票房、偷票房、网络盗播三大乱象

《湄公河行动》

《湄公河行动》同样上线的第一天,各大平台,网络链接、手机高清链接,而且在手机上点开就能看,全片、高清的都有。为了打击盗版,博纳向公安部求助。最后,公安部迅速采取了措施,取证之后直接封了一批号。

盗版侵权行为难以遏制,一方面是侵权行为在监管下愈发隐秘和多变,并迅速改换渠道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。另一方面,也与取证难、维权成本太高有关。

“《焦点访谈》有一组数据触目惊心,我们有4000多个电影院,但是在电影院周边营业性的什么洗脚屋、桑拿浴,公共场所的播放点,加上一些私人影院,这样的网点有80万个。不知道私人影院怎么申请的牌照呢,还能卖票。”

在痛批各种盗版链接的同时,于冬也感叹在这样的生态环境下,中国电影市场依然处于高位增长实属不易。这是电影产业不断深化改革,也是几代电影人努力拼搏的结果。”

他还提出了对2017年电影市场的三大展望。一是3月1号正式公布《电影产业促进法》。这项法律是差不多三代电影人努力的结果,希望能够借助这个法律法规的建设来进一步规范电影市场,加快电影产业的升级。

第二个展望是,长春共识之后,希望电影行业也能进行供给侧改革,提供有效供给,为市场提供有效片源。把观众拉进到电影院来,那么电影院不仅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场所,更主要的它是区分小屏的一个重要的播放的场所。

第三个展望是,希望电影跟互联网产业、资本融合,形成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分不开的一个产业格局。电影越来越离不开互联网平台,所以互联网的手段给电影带来了更高的要求。

(附:于冬讲话全文实录)

谢谢娱乐资本论的邀请。今年开年了,借这个机会跟大家祝贺新年,也跟大家分享一下最近的一些体会。

2016年已经过去,在各种解读跟分析中,大家对这一年的评价,批评多过于肯定跟鼓励。

我觉得2016年对中国电影来讲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年。可以说暗流涌动,也可以说是激烈碰撞。对于中国电影的一线创作人员、市场营销人员、影院经营人员,他们都备受压力,包括监管部门在2016年都有很大很大的压力。

今天这个题目叫“破局”,2016年由于BAT为首的互联网影业公司强大的资本力量,加上它的营销推广力度,给传统的电影营销带来了强大冲击。

突然一下子,大家都强调票补,突然票补停了以后,所有院线营销的武功突然废了,过去没有票补的时候怎么做的推广呢,市场营销的方法大家突然不会做了。

那现在票补到底怎么做呢,票补变成了一些更深层次的手段,利用这些票补贴补到一些虚假数据上去,这样就带来了一些片面的要求。比如说片方会在发行的第一天要求排片率,这些票补实际上补到了非黄金场次,或者是午夜场,变成在一个虚拟经济中循环。

那么,很多影院也会在第一时间把这些票补刷到自己的口袋里,大家看到的上线几分钟,一下卖了十万张票,大部分是影院自己刷走的,刷走之后一方面从片方那边还是按35块钱的票价结算;另一方面它又从片方转嫁到发行这块的成本里面,又吃掉了这部分票房,赚了两部分钱。

这样带来的恶性竞争带来的结果就是,同档期多部先片争相上映的时候,尤其是大档期,会带来整个在2016年所有的院线发行方,包括影院方,暗流涌动,变本加厉。

还有,在2016年市场不规范依然严峻,偷票房现象依然严峻!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,比历年都严重。因为2015年是48%的高增长,今年年初各家影院定任务的时候,大家都觉得今年增速在35%之上,所以到年底的时候票房完不成任务,就想办法在利润上达标,越到年底,偷票房现象就越严重。

还有就是大量的偷票房。我个人认为中国电影今天早就过500亿票房了,现在的票房数据至少有20%是没有统计上来的,所以大家不要老批评中国电影什么拐点之说。我不认为这是下滑,而是这一部分票房没有统计上来。

尤其是新开的影院。中国今年新增了9000多张银幕,大部分是新开的影院,新开的影院有房租的压力,而且大部分都处在三四线城市,而这些地方监管就更难。

我们做一个粗略的统计,目前国内有4000多家电影院,年票房不到10万块的影院占10%,也就是400家,在这400家影院中,年票房不足3万块的有100家。那这些电影院他们怎么生存,怎么活呢,就是靠偷票房。

所以博纳在2016年收购一些院线的过程中会遇到这样的情况,在中小城市的院线,显示票房经营数据2000万,我们就按2000万计算它的投资回报、市盈率、以及到底以多少定价去收购,对方马上就说这是报出来的数,还有其他一套数是没报的,但是都有帐,偷票房一定是两套帐。这个只要监管举报经侦去取证,一抓一个准,怎么会查不到呢。

所以实际上2016年我们在制度规范上,在运营体系的建立、完善上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但是我们的普遍的社会舆论,社会媒体,对中国电影批评之声,使得所有的压力转向了我们的内容创作,认为我们的内容出了问题。我们的创作生产青黄不接,当然这些也有一定的因素,但是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我们行业内部这种监管的问题,市场规范的问题,道德的问题。

刚刚提到《湄公河行动》上线的第一天,各大平台,网络链接、手机高清链接,而且在手机上点开就能看,全片,高清的。我就采取了一些措施。我只能求助于公安部,因为这是跟公安部拍的,我去找公安部领导,说咱们公安部的片子都被盗播,怎么弄,你们得出手。公安部一看,里面也有一些涉黄,包括所有的片子都在里面,我说为行业除害,你们要出手啊。

最后公安部通过直接封号迅速查处了一批网络盗版链接。年底《焦点访谈》还专门做了采访,我觉得至少湄公河几个亿的票房不见了。参加《焦点访谈》的时候,有一组数据触目惊心。我们有4000多个电影院,但是在电影院周边营业性的什么洗脚屋、桑拿浴,公共场所的播放点,私人影院,这样的网点有80万多万个,不知道私人影院怎么申请的牌照呢,还能卖票。有的是免费播的,有的是售票播,80万个汪洋大海当中包围4000个电影院,播放的清晰度,技术水准都很高。

所以就是这样的一个我们的大银幕的电影院的生态环境,中国电影仍然处在高位增长上。我说“高位增长”,大家想一想,455亿爆出来,365亿就是一天一个亿票房,搁在十年前,都不要再往前说了,二十年前就不说了,十年前中国电影年票房不到十亿。就是这样的一个十年,使得中国电影跨越式的成为世界第二大的电影市场,第二大电影生产市场。

这十年的改革,中国电影可以说历经艰辛,今天的成绩来之不易。所以年底大家很多解读,也都是为中国电影出谋划策,但是大家带着的口吻都是80%的数量,仅贡献了58%的票房,20%的进口片占据了42%的票房。为什么这个话不能把它说成“80%的中国电影依然占据半壁江山”,这个话要这么说不是对中国电影的鼓励吗。

 我们十多年来守住半壁江山是多么难哪。90年代是我入行电影最惨淡的时候,其中,1998年那一年还有一个《泰坦尼克号》占了3.6亿,全年票房8.3亿,国产电影可能就1个亿左右。那时候我们年产量不足百部,美国片占据了90%以上的市场。但是这样的一个情形,就是通过这十多年来,电影产业的不断的深化改革,不断的推陈出新才得来的。在这样的恶劣的生态环境下,电影能够成为大众消费的首选,成为文化产业的当头的,电影产业领军的产业格局,市场化程度这么高,完全是电影产业自身的努力。

这一代电影人是很了不起的,所以中国电影在迎来2017年的时候,其实面临着更多的压力,还能不能再增长,还能不能保持高位的增长。

2017年,有几个大的展望,一个是3月1号正式公布电影产业促进法。这个法从80年代历经90年代,再经历2000年,现在已经进入2017年,差不多三代电影人推动下来的。3月1号就推出电影产业促进法,终于有一个有法可依的依据。

这里面明确出一定的也提到了分级制度,也提到了市场规范的问题,监管的问题。所以希望能够借助这个法律法规的建设来进一步规范电影市场,加快电影产业的升级。

第二个展望,电影的创作现在尤为的重要。电影局在今年的长春电影节上有一个长春共识。这个共识是什么,就是我们要用工匠精神抓质量生产,进行供给侧改革,提供有效供给,为市场提供有效片源,把观众拉进到电影院来。那么电影院不仅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场所,更主要的它是区分小屏的一个重要的播放的场所。

就要强调今年我们的电影院银幕数量已经4万1千张,超越北美,美国,中国的电影院百分之百实现了数字化,包括新技术。很多北美今天还保留着胶片放映,所以这个数字时代,电影院我们已经是世界领先的了,但是我们在电影院的平台上我们要放什么样的产品,中国电影的工业水准能不能够承载这些好的播放的影院的系统。

如果我们不在工业电影上下工夫的话,等于我们把这么好的一个,Imax、巨幕厅拱手让给了好莱坞电影,因为我们自己的电影不生产这些,跟不上,等于我们给好莱坞建了一条高速跑道。在快行道,跑的是美国片,我们只能在中间道上。所以这就迫使中国电影产品升级。

第三个希望跟互联网产业、资本融合,形成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分不开的一个产业格局。电影越来越离不开互联网平台,所以互联网的手段给电影带来了更高的要求。

最后预祝娱乐资本论大会圆满成功,也预祝所有的电影界的同行在2017年团结奋进,用习主席的新年歌词贺词的一句话叫“掳起袖子加油干”。


友情链接

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 1905电影网 电影数字节目管理中心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 中国电影资料馆 中国电影器材有限责任公司 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 中国电影家协会 中影数字电影发展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 中国电影博物馆 中国电影网 中影新农村数字电影发行有限公司 上海联和电影院线有限责任公司 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新影联影业有限责任公司 华宇未来激光电影院线